染秋弦

朔风古径浸胡泉,荒原暮雨染秋弦
苏沐秋√幼帝√王妃√旧剑√梅林♂√
BL向:伞修伞√幼帝二世√ 旧剑梅林♂√印度兄弟√伯爵天草√嘉瑞√屠倚√策瑜√
BG向:雷电与女神√法兰西组√君淑√
GL向:酒茨(fgo)√
all向:all闪√圣all√all紫√
游戏:fgo,梦间集,一些杂七杂八的音游(节奏大师和劲舞团没玩过)
想写就写
混圈极多
除了上面的CP是洁癖其他都是杂食除了上面的all向不吃其他all向
大多是日常
PS:金闪闪×恩奇都站闪恩
PPS:all叶只吃我CP写的

【伞修】旧人新意(对伞修的看法)

夜溪玦--葵畔茜草:

这才是我想看的伞修啊,有段时间真的很反感伞修,因为打开基本全是虐,而且似乎根本找不到什么剧情,几乎是为虐而虐,后来看了几篇好文才缓过来,伞修是那种携手并进风雨同舟的感觉啊,是那种我要连带着你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的坚定乐观啊,动不动就心疼红眼眶???


耳冬CET-4不过425不改名:



我和精分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我是个博爱党,她是个爱伞哥的博爱党。
沐秋当然是让人爱的,他虽然不像韩文清一句“十年霸图,一如既往”镇住我这个嘻嘻哈哈的随性人,也不像喻文州教我怎么和自己和谈,但却跟小哥一样曾经支撑着我走过一段岁月。
人在要命的时候总会找点寄托,要么是高不可攀的神佛要么是触手可及的身边人。
我不是韩文清,不是喻文州,没他们那般和自己拼命的勇气。
我和苏沐秋一样,要想的是怎么活下去,怎么照顾好家人,然后再兼顾梦想。
韩文清和喻文州太遥远,只有苏沐秋是我能伸手勉强触碰的。
不过也比不上他,毕竟是一代大神。
提起伞哥,最鲜明的还是那句“少年你不要太张狂,未来的路可是很长的。”那个时候他才多大?十五十六?十七十八?正当少年锐气,却感觉老成的不成样子。不过他终究是个少年,这句话不过是说来挤兑叶修的而已。
可是呢?
当我们站在上帝视角来看一切的时候就不免唏嘘了,仿佛是故意的,上天对所有人开了一个玩笑。
那个秋天,苏沐秋应该十八岁了,那个戛然而止的鲜活而苍白的生命十八了。
巧的是,那一年我也十八,刚刚认识这群心怀荣耀的少年。
于是免不得的,有了一种自己的时间都是偷来的错觉。真的只有那句“你所浪费的每一秒钟,都是他看不见的未来。”能够说出心里的感觉。
上学时学了许多乱七八糟的,老师总会扯上一句,活下来不容易,大家也就笑笑当做活跃气氛。直到后来想想,人是多么脆弱,一点细菌、几股电流、天灾人祸随意什么来上几下,就可以过那三途川登上奈何桥了。
说远了。
伞哥是荣耀最大的遗憾,却也是荣耀最大的幸运。
你看得到的地方,看不到的地方他都存在。
嗯,所以为什么觉着伞修是最大的虐点呢?
曾有好友并肩作战,老了还有可怀念的人,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吧。
所以还是最喜欢斯理在世邀赛里说的那句话了。
一切天朗气清,风轻云淡。




夜雨凝霁IELTS不过6.5不改名:














  • 偏向写沐秋,唠唠叨叨不知所云。








  • 就是想说伞修明明很甜,虐的从来都只是同人。








  • 接受讨论和建议,不撕逼。























虫爹一波刀里带糖糖里藏刀的问答以及下面的评论,让我实在是想要摸这个打算翻了年再摸的鱼了。








新杰大大和还有五天就来的IELTS考试也别想阻止我!
































当初被卖了许久的安利才吃下全职,一开始接触就深深的陷了进去。我像是身处大观园万花丛中的贾宝玉,对每个人都欣赏不已喜欢有加。
















好在宝玉最后明白了自己心有所属的是林黛玉,而我也一步步发现,全职的众人中,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个原文中只出现在回忆里的,番外才有了正面描写的天才少年,苏沐秋。
















寥寥几笔的回忆就足够他长驻我心,镜花水月的侧影就足够他封神称王。
















苏沐秋,这三个字曾一度让我感叹良久,无语凝噎。一遍一遍的翻着原著中关于他为数不多的出场,一点一点的在脑海里描摹他的模样,勾勒他的一举一动,一呼一吸。突然回神,惊觉自己早已泣不成声,泪满千行。
































直到某次真正注意到这两句话:
















所有人都只是知道,曾经有一位很强很强的荣耀高手,却没有来得及争取任何荣耀就离开了。相比之下,他们这些人,无论实力强的还是弱的,无论是初到的新秀还是迟暮的老将,他们还在努力争取着一切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 
















过去的,都只能化为如果在心里缅怀了。人真正能把握的只有现在,只有握紧了现在才能真正地左右未来
















一瞬间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这才明白我从前对于苏沐秋与伞修的理解有多么简陋与浅薄。
















无法挽回的生离死别,错过的太多太多,虐固然是伞修的一部分。但伞修的荆棘之下,隐藏着的是无数迎着狂风暴雨却还是奋不顾身绽放的花,是云销雨霁之后的一叶新绿,琳琅满目。
































伞修其实很甜啊。
































虽说我也希望能看到嘉世的双核、枪与战矛的最好诠释在联盟最初就能登上舞台,枪神和斗神无论是嘲讽还是技术通通配我一脸。也想看到一个每天垂涎后辈银武的神枪①,也想象过他俩在嘉世好好的度过风华正茂的年岁,人前苏沐秋人模狗样的回答记者的问题,人后两人邋邋遢遢的穿着大背心大裤衩拿着各种账号卡pk。从苏沐秋在世时伞修的相处模式能看出,伞修其实是满满的、不亚于喻黄的甜。
















但伞修在原著中不是这样的甜。
















伞修的感情经历了夏夜的燥热,冬日的暖阳,伴着苏堤春晓与三秋桂子,逐渐沉淀在内心深处。在经历了时间的洗礼与岁月的冲刷之后,有了一段不染世俗、可念不可说的相爱,最终成为彼此的至亲。
















而这两个少年,更像是朝霞催开的十里荷花,明艳生机,出尘离染。他们相识在一个热浪氤氲的夏天,一场巧合又带着命中注定的游戏,让他们走进了彼此的人生,再然后有了苏沐秋与叶修的一切。
















从苏沐秋输给叶修之后,嘉世网吧众人的反应就能知道,苏沐秋在网吧的强大胜率应该是手到擒来。或许有时赢了之后会有些小得意,因为输了的朋友会请他和沐橙吃饭;或许几十秒结束战斗之后,拍着对方的肩膀说着加油的同时,内心偷偷感慨“高处不胜寒啊。”
















而对上叶修的时候,神色少有严肃的他也一定有着棋逢对手的兴奋。本该是极为敏感的他相信了自己的直觉,决定将这个陌生人带回家,这便是他们的命中注定。
















因为同一领域的两个足够强大的人,总会有交集,总会在一个时间相遇,然后或是成为莫逆之交的好友,或是作为对手惺惺相惜。对于伞修来说,这样的交集过后,是一段他们彼此生命中最好的月夕花朝。
















这样两个相见恨晚的少年,怀着同样梦想,互相扶持着走过了一段艰苦但激情燃烧的属于他们的荣耀岁月。
















他们那么相似。
















都足够强大,又足够信任彼此,下团副本的时候聊着天能走错路,发现乱了步骤之后简单粗暴的解决,在一片骂声之中相视一笑。
















同样擅长抓住机会。叶修的厉害之处原著中淋漓尽致,而苏沐秋对bug和漏洞也有着极度的敏感,甚至能逼得魏琛这样厉害的术士完全没有吟唱的机会。
















和共同对荣耀的热爱。两人彻夜大谈荣耀的未来,一起贩装备,一起打材料。突然迸发出一个设想,欣喜若狂的将它付诸现实,于是有了一件震古烁今的传奇银武。
















又那么不同。
















彼此互补。不必多说秋木苏与一叶之秋甚至不需要眼神交流就能配合的默契。他俩一个热衷于胜利,一个沉迷于装备研究。一个技术老练,一个打法华丽。荣耀第一区的双秋组合一次次在系统中留下记录,两人一点点的研究新的打法,贯彻“荣耀”的真正意义。
















彼此竞争。透着屏幕我都能看到苏沐秋感觉自己能拿下boss萨克最后一击时微微上扬的嘴角,和系统发出公告后说“你狠!”时握紧鼠标咬牙切齿的模样,内心说不定已经将叶修按在地上狠狠地收拾了一顿。
















互相嘲讽,换着职业乐此不疲的竞技场pk,嫌弃对方的打法太土。虽然从未说出口,可彼此都心知肚明的互相激励,过着艰苦又甘甜的日子。
















说到底,这是叶修怀着梦想离家之后最满足的一段岁月,亦是苏沐秋多年来除了妹妹终于有人做伴的幸福时光。伞修两人灵魂上的共鸣,注定了他们会照亮彼此的一生,融入彼此的一生。
















伞修这对,当真对得起那句“合则天下无双,分则各自为王。”
































再说说苏沐秋这个人本身。
















双商与颜值这样众所周知的属性自然不必多说,我想说说他孩子气的一面。
















他有隐藏的话痨属性,荣耀还没出来的时候对着叶修唠唠叨叨许久,一线峡谷出来之后一路上滔滔不绝的向叶修阐述他制作装备的构想,关系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会说个不停。要是让他在职业联赛的赛场上发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说不定联盟一二赛季就能开始禁语音。
















也容易炸毛,秋木苏被一叶之秋打趴在地上的时候,气急败坏的爆粗口,频频对叶修开着嘲讽。没有被人承认是个高手的时候,让秋木苏不断地跳到三人视角里刷存在,这样的苏沐秋能让我抱着手机傻笑好久好久。
















但最重要的,是贯穿在整部全职里苏沐秋的踌躇满志与自信明朗,神色、语气,甚至一举一动,都那么让我移不开眼。越是困难他越是兴奋,不屑一顾的回击叶修,神色里满是年轻人的朝气蓬勃:“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我似乎能看到盛夏时明媚的阳光漫入窗棂,逆光中少年扬起的脸上满是志在必得,窗外有长风划过天际,卷起整个夏天的华丽与精彩。
















那么耀眼璀璨,那么光彩夺目,那么熠熠生辉。
















即使白驹过隙十年一瞬,世事变迁沧海桑田,荣耀里也处处都有他们的影子,从不褪色,反而愈加清晰。
















一想起沐秋,嘴角总是忍不住的上扬,想要带着他的从容与自信走完还很长的人生路,想要替他看遍这大千世界,想让他知道异次元的空间里,有的人因为他而愈发坚强、豁达,愈发懂得珍惜。
















这便是我们的荣耀。
































然而世事无常。有时暴雨骤降,电闪雷鸣,才要盛放的花蕾被无情的击碎成零落的碎片,埋进土壤。叶修尚且不能接受的悲催事,他仅仅一个晚上就能振作起来,将这些已经过去的事情匀散,准备下一次的开花。
















每一次看到君莫笑,看到千机伞,耳边都有一个干净清爽的声音回响:“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多么乐观坚强,多么自信从容。
















他就是这样的少年啊。
















曾经有姑娘在我面前泪如雨下,一字一字说,苏沐秋,我要走哪条路才能找回你。语气中深深的痛苦与遗憾几乎化为实体,将整个人包裹封闭。
















为什么要说呢?
















佛说,生死即涅槃。游戏里是不一样的人生,而人生就是一场游戏,生死于他,不过是从头再来。
















何必只心心念念他的去世?何必只捶胸顿足他留下的遗憾?
















苏沐秋从来不是这样唉声叹气的人,他不需要这样满是哀伤的凭吊,不需要我们因为他的意外夺眶而出的泪水。
















现在的他,不过是挥一挥手,笑着说:“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十六七岁的少年可以笑着说出从头再来,叶修与苏沐橙尚且能够不去捡拾黯然消沉的昨天,尚且能够带着笑容讲述一场经年旧事。
















又有什么值得不住哀叹,又有什么值得深陷悲伤。
















他在与不在,都是一个能够改变荣耀历史的人。他留下的东西正在战场上闪闪发光,他的华丽的操作与技术激励着十年后的叶修单挑掉无解的枪王,他的一切都是叶修使用君莫笑从头再来的动力。
















所以啊,年少轻狂时许下的站在荣耀巅峰的诺言,叶修用未来的数年间数不清的荣耀来实现,替他守来云开月明,替他迎来山头斜照。
















这是独属于伞修的荣耀。
















叶修一直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苏沐秋留下的所有东西。在我看来,叶修交出一叶之秋时双手的颤抖不仅是因为这个陪了自己十年的角色,也是因为那把算是遗物的却邪终究要交于他人之手。
















好在还有君莫笑,君莫笑这张首版账号卡被叶修贴身揣了十年。君莫笑就是他们的荣耀,是苏沐秋与叶修共同的从头再来。
















拉扯起一支草根战队的艰辛不会打垮叶修,因为叶修自身足够强大,也因为他的身后有苏沐秋。我能想象苏沐秋每一次入梦,都会笑着拍拍自己妹妹的头,欣慰的看到妹妹成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姑娘,再和叶修对对拳头,搭上他的肩膀,互开嘲讽之后,嘱咐叶修要带着他们的约定,站在荣耀的巅峰。
















于是有了第十赛季的三十七场连胜。联盟发展日渐成熟、新人辈出,而状态开始下滑的叶修却让君莫笑这个名字将永远载入荣耀的史册,如此好胜的他选择了留下一场空白,这三十七连胜便成为了独属于王者又无需宣之于口的告白。
















而心底的某一处,第一区的神枪手威风凛凛气宇轩昂,双枪迸出的火花仿佛利剑斩断来敌,英姿飒爽衣袂猎猎,枪口所向之处流光溢彩,照亮了全世界,是一场空前绝后的盛大表演。
















非常强大!非常精彩!非常华丽!非常不可思议!一路披荆斩棘,摘下三十八场全胜的单挑之王桂冠!
















为什么要说呢?
















苏沐秋从未离去,他就在这里。
















他华丽的操作技术融入了龙抬头里,多年来无人能出其右,所有人纷纷效仿。
















他对于武器的研究融入了千机伞的提升里,一出手便震惊了整个荣耀圈。
















他活在秋木苏与一叶之秋走过的地图,看过的风景,刷过的副本里。
















他活在却邪流动的斗气和飞舞的炫纹里。
















他活在沐雨橙风的每一道火力线里。
















他活在君莫笑和千机伞创造的神话里。
















只要叶修还在,他就还在。
















只要叶修还爱着荣耀,苏沐秋就哪儿也不会去。
















苏沐秋永远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浃髓沦肤,雕琢入骨。
















不思量,自难忘。
















天地为证,荣耀为誓,一点一滴细碎的爱意全都镌刻在内心深处。
















不可说,也不必说。
















Fin.
































最后想说一下关于称呼的问题,有朋友问过我为什么不爱用“伞哥”这个称呼。








在我看来,“伞哥”两字更偏向于欣赏他游戏方面的才华,而“沐秋”两字更加真实。








仿佛他还活在世界的某个平行时空,听到这声呼唤后会回头冲我报以一个能够穿过时空与岁月,能激励我许久许久的,自信、洒脱、明朗、豁达的笑容。
































①来自我精分 @耳冬CET-4不过425不改名 的脑洞








②来自伞修同人曲《落差》





评论
热度(114)
  1. 君莫思耳冬 转载了此文字
    这对cp!应该叫!秋叶!!!
  2. 染秋弦夜溪玦 转载了此文字
  3. 耳冬夜雨凝霁 转载了此文字
    我和精分最大的区别大概就是,我是个博爱党,她是个爱伞哥的博爱党。沐秋当然是让人爱的,他虽然不像韩文清

© 染秋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