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秋弦

今天C妈填X战记了吗?没有。
我站的CP结婚了吗?

我还想做一个女孩子

竹染轩阴:

※允许转载
※※无上文学公众号链接:点我分享到朋友圈 给更多小姑娘看


 


女孩子。 


 


女孩子,有多少的花才能织一个这样的梦。她们的肢体生自上神手中的碗莲,每一口吐息都是兰花的幽芳。紫藤萝是流淌的婉转的眼波,百合的清芬熏陶每一个青春的梦乡。八重樱点了柔软的唇瓣,将来还要用艳丽的颜色去涂抹,水仙开在眼里,先爱镜中自己,再看向哪里都美不胜收啊。


 


她们降生这世间更加的不易。大把的金钱撒向空空的白色的口袋,胚胎里本该充满惊喜欢愉的秘密,就向她们最亲近的凶手敞开。女孩子们,她们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竟然就这样融化了,破碎了,流向不美丽也不温暖的地方。这一场盛大而悄无声息的种族屠杀,和二战时候的集中营也没有什么区别。她们也有可能做这家里第五第六个小孩,备受期待的弟弟终究还是没有到来。她也要加入这期待的大军,她需得期待,否则不可能全无怨怼,关于岌岌可危的生活,关于残缺的爱,多余的自我,过时的悲哀。


 


在童年,在她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宠爱她们的家人,给她们穿美丽的花裙子,告诉她们世界是好的,人是好的,要记得善良和微笑。她们爬上母亲的梳妆台,偷偷涂抹口红,打开大人的衣柜,学做电视里的扮相。她们给身边的好朋友梳乱七八糟的辫子,结伴去学画,学舞,学习演奏乐器,说细细碎碎的小话,咯吱咯吱脆生生地笑。约定好了,长大以后妈妈的衣服都留给自己穿,商场里好看的裙子鞋子都要自己买。见到陌生人要记得有礼貌,长大的小孩可不能胡乱尖叫大哭啦,要笑,要笑呀。笑起来的女孩子最好看啦。


 


可是她们不知道,为什么深爱着她们的爸爸妈妈,总是要这样忧心忡忡地看着她们。让她们去学跆拳道,散打,防身术和咏春拳,让她们去跑步,游泳,去健身房。打个的士也要千叮咛万嘱咐,明明已经长到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年纪,却因为她们已经长大了,明事理了,更加招人喜欢了,要来没收她们的花裙子。不仅没收了花裙子,还要告诉她们,这个世界其实一点也不好,人也不好,假如她们非要穿花裙子上街,那么显而易见,她们也一定是不大好的。


 


你怎么可以在夜里穿得那么好看,涂红红的嘴唇,对着别人笑?这不对啊。你活了那么长的十几年,懂得的那些东西,全是错误的呀。你自以为期待的未来,都是在成长之后要学会放弃的。毕竟你不是一个男孩子,你知道吗?如果你是一个男孩子,我们也不会这样说你啦。


 


不然呢?他们问,活命和漂亮,你要选哪一个?安心嫁人和受人指摘,你要选哪一个?生儿育女和孤独终老,你又要选哪一个?你是个大人了,怎么说话还像个小孩子呢。


 


活命,结婚和生小孩,已经二十一世纪了,这三样东西还是绑在她们身上,这个社会就好像没有别的事情可以替她们操心了一样。眼前是一重又一重的火圈,有什么办法呢?还是要勇敢地去生活。因为很爱这个世界,所以小心努力地生存。因为爱上一个很好的男孩子,所以尝试着走进婚姻。因为期待做一个母亲,所以可以忍受生育的伤害。或者她们对这些不感兴趣,就去做一个独立可爱的女人,把所有的飞短流长都扔在脑后,提起长刀,斗志昂扬地奔赴战场。


 


好难,好难。是草原上的小鹿,是雪白的羊羔,豺狼虎豹一大群,有一只就能要了你的命。无数的声音窜出来辩解,说食肉是他们的天性,食草就是你的不对。你的善良成了懦弱,你的信任成了愚蠢,千错万错,他可以被原谅,你却难辞其咎。


 


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人之所以能被称为人,是因为他们不是动物。


 


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答:我什么时候才能把花裙子重新拿出柜子?


 


我还是想要做一个女孩子。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做花筑的,水做的,梦织的女孩子。永远心怀希望,永远热爱光亮。我要在这样美丽的世界里堂堂正正快快乐乐漂漂亮亮的活下去,我要亲手把这个扭曲的社会一点点掰向正轨,我要亲眼看到我们所有人不必在独身的黑夜里害怕的那一天。


 


在那样的夜里,我一个人走过漆黑的街道,只会抬头看见月亮很好。


 


在那之前,我会死吗?


 


我要等到第几生?


 


TBC.

评论
热度(933)
  1. 江枫渔火竹染轩阴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看了想哭

© 染秋弦 | Powered by LOFTER